东方基金副总陈振宇:建立足球俱乐部式投研管理体系

2017-09-30 16:43   来源:财经车   评论
用手机看
扫描到手机,新闻随时看

扫一扫,用手机看文章
更加方便分享给朋友

   东方基金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振宇正在和他的团队建设一种足球俱乐部式的投研管理体系,他希望通过梯队建设为公募基金人才管理难题开辟新的思考方向。 基金管理和足球俱乐部一样,成功要靠队伍的整体配合。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一个能长期为投

  东方基金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振宇正在和他的团队建设一种“足球俱乐部”式的投研管理体系,他希望通过梯队建设为公募基金人才管理难题开辟新的思考方向。

  基金管理和足球俱乐部一样,成功要靠队伍的整体配合。“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一个能长期为投资者带来回报的投研团队,更加需要通力合作。

  从券商到公募、从北京到深圳再回北京,从业19年,经历了市场的起起落落,也见惯了大风大浪的陈振宇,在公募“奔私”潮下,选择了东方基金。如今,作为东方基金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陈振宇正在和他的团队建设一种“足球俱乐部”式的投研管理体系,通过梯队建设为公募基金人才管理难题开辟新的思考方向。

  基金经理也有“运动生命”周期

  回顾19年职业生涯,陈振宇表示,相比券商资管以高净值客户为服务对象,公募基金作为大众理财平台,更具有普惠金融的意义。在市场竞争中,相比其他资管机构,公募基金可以进行公开宣传,因而也就更为公开透明;同时,公募基金的特性决定其与互联网同样是面对广大公众,先天具有很高的契合度,发展互联网金融优势明显,因此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目前公募基金牌照虽然放开,但依旧存在门槛。“为什么公募基金公司才100多家,而私募已经达上万家。主要原因就是公募有一套门槛,这个门槛不是资金,而是专业团队的门槛,以及风险控制规范的门槛。” 陈振宇说。

  投研团队的核心是基金经理。在陈振宇看来,一名合格的基金经理除了具备相关专业知识和素养外还需要具备三个条件:一要有好身体,二要保持对新鲜事物的敏感性,三要有不断学习、快速学习的能力。这些对基金经理的脑力和体力都有很高的要求,基金经理们只有保持这种高强度的工作状态才能保证在每年、每季甚至每日的“排位赛”中胜出。

  也正因为如此,基金经理如同运动员一样也存在“运动生命”周期。过了黄金时间之后,面对公募基金全行业覆盖的高强度工作压力,也许就不再适合;相反凭借其长期磨练和积累获得的宝贵经验,在其他方向或许会取得更好的成就。

  俱乐部制是投研团队2.0

  既然意识到基金人才“运动生命”黄金时期的必然性,那么遵循规律来看待和解决问题,就会通透简单得多。针对这一现状,东方基金选择了建立“足球俱乐部”式梯形投研管理体系。

  陈振宇喜欢足球运动,他将投研团队与足球俱乐部来做比。足球俱乐部是足球职业化、专业化的一个标志,看似和基金毫无关系,但其实两者有许多相同点。足球运动员靠踢足球谋生,被俱乐部聘用;基金经理同样以投资为生,被基金公司聘用。对足球俱乐部来说,世界巨星很重要,但能否赢得比赛更要看球队的整体配合。“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一个能长期为投资者带来回报的投研团队,更需要通力合作。

  “根据‘双十’规定,公募基金投资呈现标的行业较为分散的特征,即要求实现对全行业的覆盖,这单凭个人的力量是远远不够的。所以我们的团队在年龄层次方面实行梯队制,老中青搭配。并且,根据每个基金经理和研究员的研究行业不同,重点培养其行业深度研究能力和组合管理能力。” 陈振宇解释。

  陈振宇表示,东方基金是一家典型的由下而上选股的基金公司,研究成果的相互支持可以使其最大化地体现在投资效果中。

  目前,东方基金的投研部门分为固定收益部、权益投资部和量化投资部,三个部门的研究成果相互支撑——固收部为权益部提供宏观研究,为量化部提供趋势报告;权益部为固收部提供个股分析,为量化部提供组合的基础标的;量化部为固收部提供数量决策依据,为权益部提供策略及风险监测。与此同时,在三个部门内部,还建立了更为复杂的支持协作系统,形成互联网化的投研矩阵。

  基金经理和行业研究员形成多对多的支持关系:当基金经理判断当下为成长股行情,成长股研究员就会提供更多的标的支持;当判断周期品出现机会时,周期研究员的信息和公司调研全面反馈给基金经理。通过这种团队作战达到全覆盖,进而更多捕捉市场机会。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

  “永恒的东西是非常稀少的。任何企业和个人都有生命周期,我们会选择上市公司比较好的生命周期阶段进行投资,把握其在成长期到成熟期的那个阶段。”陈振宇指出,优秀的基金经理并不一定是年龄最长、从业时间最久的,事实上,基金经理的投资也是有生命周期的。成熟的基金经理优势在于经验,来自于经验的市场感觉更加敏锐,在策略决策时更有优势;年轻基金经理的特长则在于较好的体力、对新事物的快速学习能力等。因此,一个好的团队必须是有梯度的。

  东方基金很重视有梯度的团队建设,很早就着手构建“老中青”的团队组合,各取所长,像球队一样配合战斗。与此同时,东方基金也会根据每个基金经理的特点和专长来设计不同的基金产品,同时,结合不同基金经理的风格和诉求,提供适当的投研支持和指导。

  如今,俱乐部的方式使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一但出了问题,也很容易找到原因,尽快解决问题。对于研究员来说,在这样的体制之下,可以静下心来深入研究行业,而避免被市场牵引,也免受热门行业的影响。陈振宇说,他见过一些行业研究员,由于所研究的行业多年没有起色而转到别的行业,而当行业有起色时,市场上却找不到有价值的报告。

  “对于是中小型基金公司投研团队来说,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要成为大型基金公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治理好投研部门就为东方基金发展奠定了基础。”陈振宇说。投研要实现1+1+1大于3的目标,用共享改变投研,用“互联网+”的方式把研究成果“+”在一起,这就是足球俱乐部式的投研管理体系。

  什么是价值投资?是财务报表上不断上涨的数字,还是行业成长潜力的兑现?在资产管理行业中,每位投资大佬对此都有着不同的理解。而在具有19年从业经验的东方基金副总经理陈振宇眼里,价值投资又是什么呢?

  谁更了解企业?

  价值投资的根基在于对企业的深入了解。但是企业的管理者是否真的了解自己的企业呢?陈振宇认为“未必”。他举例说,比如,目前如日中天的深圳某互联网公司曾经在2000年之初想卖掉公司,那时,这位企业家是否真正了解自己企业的价值呢?要是知道的话,他还会选择卖出吗?

  那么,从企业的生命周期来看,百年企业是否就一定具有投资价值呢?陈振宇的答案同样是“未必”。当下确实有很多百年老店健在,不仅跨越了时间也跨越了时代的变迁。那么这些企业的投资价值究竟有多大呢?除了品牌和历史以外,很多百年老店并没能登陆资本市场,这也已经说明了他们的投资价值。

  陈振宇对于价值投资究竟是怎么解释的呢?“最终看的是企业家精神,这是价值投资的核心,是真正的价值投资。”企业家的成长经历比企业本身更重要。投资的核心是未来,而只有通过企业家精神才能看出企业的未来。

  因此,一家企业核心价值是看实际控制人、CEO或董事长的企业家精神。陈振宇表示,企业都会有新陈代谢,每一代企业家都有着不同的特质,他们是企业的灵魂,是无可取代的。有些企业家事业有成就到处游山玩水,荒废事业,有些企业家精益求精,发展壮大。价值发现由此而来。所以企业家精神决定价值投资周期的变化。

  辨证的长期投资

  没有了乔布斯的苹果公司还是以前那家苹果公司吗?陈振宇表示,企业可以永续,而企业家却在更替,对企业的判断也可能会随之发生变化。“从企业家精神来看价值投资有两种方式——中短期和中长期。在具体投资中要辨证地看待。”陈振宇认为,企业的长期是由短期构成的,如果每个短期都做得好,那么长期也一定做得很好。

  然而,企业发展总是面临很多的不确定性,在投资过程中,短期投资可能转为中期投资,这时就需要把握企业的业绩等各项指标,提高确定性。随着企业发展,企业家精神开始兑现,之前的短中期投资行为就变成长期投资行为。

  另外,市场和行业的变化速度也是决定投资方式的关键之一,当行业变化速度很快时,选择短中期投资为主。投资逻辑上要从长期去着眼,但是从短期着手。陈振宇解释到,因为变化快,谁也不知道哪个企业能成功,只能在当下的阶段,投资那些最具企业家精神的企业。

  最终陈振宇总结到,投资在中短期一定是顺势而为,在中长期一定是逆向投资。

  “多元化”的简要定义是“任何在某种程度上相似但有所不同的人员的组合”。 而这个定义对于在管理团队方面强调“理念一致,风格多样”的陈振宇而言,显得格外贴切。

  中国基金报:作为东方基金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主任委员,您来到东方基金之后在团队管理方面主要做了哪些调整?

  陈振宇:我们更强调风格的多元化,强调“理念一致,风格多样。”

  “理念一致”指的是基本面投资理念,在公募基金领域被广泛接受也获得了投资者的认可;“风格多样”则要求给予基金经理更多的发挥空间,同样值得关注。

  有的基金经理对静态估值要求比较高,或者对当前的业绩要求比较高,而有的基金经理对公司未来三到五年的发展更感兴趣,对商业模式、企业家精神看得更重一些。无论是哪种理念,只要经过讨论,获得大家认可都可以推行。在人才任用方面,东方基金不拘一格。在这样的思维指导下,我们正在研发一些符合未来投资方向的产品。在风格方面,投资小组制是我们正在推进的多元化的一个方面。管理思维的推进和发展不是一蹴而就,而是思维方式深入团队之后自然形成的结果。

  中国基金报:作为风格多元化的倡导者,从业19年,您是否有一套自己的体系?

  陈振宇:在精选个股时,我遵从自己的“F+G”模型,即经济特许权(Franchise)+成长空间(Growth)。经济特许权被巴菲特称之为“护城河”,其核心在于形成壁垒令竞争对手不能轻易进入这一领域。这是一种选股思路,我不会强迫要求团队使用,但这样的思路已经获得了团队的认可。

  “风格多样”就是要激发团队的创新精神,发掘更多样的选股思路。“F+G”选股模型更适合不断变化的成长型行业。选股模型也需要升级,跟上市场的节奏。科技的发展使得“F”代表的特许经营权受到威胁,以“G”为代表的利润增长方式与互联网+结合,可能造成颠覆式的变化。一些原本符合这一模型的个股受到宏观经济的制约,造成偏移。我希望,把这样的选股模式放到东方基金的团队中不断升级,形成团队自己的特色和风格。

  中国基金报:在做基金经理期间你就很关注制造业,这是您的偏好吗?

  陈振宇:我本科学的是工科,研究生是学西方经济学。我觉得制造业链条短,容易看得更明白。我的逻辑是,在中国经济大环境中制造业是立国之本,是在国际分工下的比较优势。因此,观察我国经济状况不能过度关注净出口数据,而要看出口总额。当下,我国出口总额仍旧很大,同样创造出巨大财富的美国、德国、日本的出口总额都很大。所以我很关心出口订单,这是先导的指标,是经济真正的发动机,我也会在这个指标下选择投资板块。

  中国基金报:风格多元化除了契合基金经理自身特点,是否也会从市场需求角度进行考虑?

  陈振宇:当然。目前,东方基金投研部门分为固定收益部、权益投资部和量化投资部。我们很多产品的思路是从三个投研团队开始,先形成投资策略,同时结合市场渠道的反馈和客户需求,最后在产品部综合形成发行战略。

  例如我们正在准备一个大健康主题产品,一方面是因为我们中长期比较看好这个产业,无论从国家投入还是大病医保这类政策的推出,都将有利于这个板块。另一方面,我们的一个基金经理曾经是医药研究员,他对大健康这个产业非常了解,认为伴随未来人口的不断老龄化,这方面的需求非常明显。同时,他非常有信心选择好的标的,因此就提出了这个产品思路,产品部门和市场部门再去跟渠道沟通,结果渠道也非常感兴趣。

  中国基金报:您理想中的风格多元化最终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陈振宇:风格多元化最终还是要让投研团队形成合力。例如我们的债券团队宏观分析能力很强,对汇率、利率的变化、货币政策、宏观经济等有较强的分析能力。这些观点除了为债券投资服务,同时也给权益类投资带来宏观和策略方面的指导。而权益团队出色的行业和个股研究能力又反过来支持宏观的分析,同时,量化团队通过量化模型对市场的热点、波动提供数据支持。最终三个“一”加在一起,效果却远远大于“三”。

    财经车门户网免费提供的行情数据和资料均来自合作方及互联网,仅作为用户获取信息的目的,并不构成任何的投资建议。财经车不为本页面提供的信息错误、残缺、延时或因依靠此信息所采取的任何行动所负责。
    基金资讯基金评论基金人物基金入门基金知识

    新闻排行
    24小时 本周 本月